河南一煤矿探矿权拍出57.8亿“天价”!贺兰山“地火”300年不熄,年损失10亿,白烧煤亿吨,为何不灭?

   2021-09-06 1090
核心提示:煤碳作为人类的重要能源资源,素有工业粮食的美誉,是冶金、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主要用于燃烧、炼焦、气化、低温干馏、加氢液化
 煤碳作为人类的重要能源资源,素有“工业粮食”的美誉,是冶金、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主要用于燃烧、炼焦、气化、低温干馏、加氢液化等。今年8月,河南仅一个煤矿的探矿权,就已经拍出了近60亿的天价,足以可见其含金量。

 

但却有这样一个地方,每年净损失10亿,白烧亿吨煤,地火300多年不灭,可谓是现实版的“火焰山”!为何???

“天价”探矿权成交
9月2日,平煤股份公告称,公司以57.81亿元报价竞得河南省宝丰县贾寨—唐街煤勘探探矿权,勘查区面积108.71km²,资源储量125572.11万吨,引起广泛关注!

平煤股份表示,公司已于8月31日与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签订《矿业权挂牌出让成交确认书》,此次竞得河南省宝丰县贾寨—唐街煤勘探探矿权并完成转采矿权手续后,可以增加公司现有下属单位矿井煤炭资源储量,延长矿井服务年限,有利于提高公司核心竞争力和持续盈利能力,确保公司可持续发展。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36
 
 
 

煤碳作为人类的重要能源资源,素有“工业粮食”的美誉,是冶金、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主要用于燃烧、炼焦、气化、低温干馏、加氢液化等。此次,仅一个煤矿的探矿权,就已经拍出了近60亿的天价,足以可见其含金量。

 

但却有这样一个地方,每年净损失10亿,白烧亿吨煤,地火300多年不灭,可谓是现实版的“火焰山”!


扑不灭的“火焰山”
雄峻秀美的贺兰山被誉为宁夏的“父亲山”,它横亘宁夏北部,阻挡着中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的蚕食,因此成就了沃野千里、稻花飘香的宁夏川,造就了富饶美丽的“塞上江南”

 

贺兰山既是我国西北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是一座蕴藏丰富矿藏的宝山。

 

但是由于该地区出现了煤炭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导致贺兰山伤痕累累,尤其是煤层自燃问题持续保持,已成为世纪难题。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40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43

上图是位于贺兰山汝箕沟煤矿区火区的照片,可以看到,透过山体表面向里看去,红彤彤一片,这些都是山里面的煤层在燃烧。

 

 

根据当地煤矿公司的说法,这里煤层自燃的情况可以追溯到清朝,大概烧了有三百多年,而且烧的还是素有”太西乌金”之称的太西无烟煤。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46

据《新华每日电讯》2021年2月4日报道的数据显示,仅宁夏贺兰山汝箕沟矿区,估算每年烧损被誉为“乌金”的太西煤约115万吨。按目前火势预测,50年后,汝箕沟矿区保有的太西煤可能燃烧殆尽!
谁“点”了贺兰山的第一把火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51

 

煤层自燃是一种客观现象,与煤炭开采往往伴生。位于宁夏北部、贺兰山中段山间腹地的汝箕沟矿区,是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及外围煤层自燃问题的主要集中区域,该矿区涉及汝箕沟、大石头、大峰、红梁井、白芨沟和卡布梁井6处煤矿。


据有关资料记载,汝箕沟矿区煤层自燃迄今已有300余年历史,发火原因大多是历代小窑开采时,工人在井下取暖或地面火未熄所致。火区是沿露头向深部蔓延燃烧,在小煤窑坑口越多、采空区范围越大的地段,火区燃烧面积也越大。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贺兰山区中小煤窑到处乱采,导致老火区加剧发展,迅速蔓延,新火区不断产生。

如今,在汝箕沟矿区28平方公里范围内,零星分布着25处煤层自燃形成的火区,其中5处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火区影响总面积已超3.3平方公里,最深达280米,且以每年14米至16米的速度向周边蔓延。

经过治理,目前已有5处火区基本熄灭,但剩余火区大多数分布在高山陡崖的煤层深部之中,还在不同程度地燃烧蔓延。

汝箕沟矿区盛产“太西无烟煤”,这一稀有煤种因具有低灰、低硫、高发热量等“三低六高”特性,被誉为“煤中之王”“太西乌金”。

据国能宁煤集团公司汝箕沟无烟煤分公司介绍,整个矿区太西煤探明储量为5.8亿吨,目前还剩约2.7亿吨,其中受火区影响的资源储量为6700多万吨。贺兰山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的资源储量占整个矿区总储量的15%,火区面积占总火区面积的11%左右。

据了解,汝箕沟矿区煤层自燃有两方面特点:

一是由于过去小煤窑多达140处,井工正规开采也达50多年,矿区开采遗留的废旧巷道和采空区为火区提供了良好的漏风供氧通道。

二是太西煤具有高化学活性、高瓦斯含量等特点,煤层着火后不存在自然熄灭的可能性,而且由于太西煤变质程度很高,瓦斯含量大,所以目前不光是煤在烧,大量瓦斯涌出也参与燃烧,加快了火区燃烧速度。
煤层自燃的危害有多大
 

早在2019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就专门委托西安科技大学编制了《汝箕沟矿区火区治理方案(送审稿)》,方案中指出,火区蔓延目前已成为矿区最严重的灾害。

 

如今,火区燃烧已对贺兰山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造成严重破坏和浪费,并危害当地居民健康。

一是排放规模庞大的有害气体。2020年3月,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对汝箕沟矿区自燃火区开展大气环境现场监测发现,煤层在燃烧过程中释放出大量烟气,烟气中含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等有害气体,是矿区PM2.5升高的主因,并危害矿区环境及居民健康。数据显示,火区燃烧每年仅排放颗粒物、二氧化硫就达1.29万吨和5324吨,相当于一个中型火电厂排放量的269倍和24倍。

二是破坏矿区的土地资源。煤层燃烧造成山体裂缝、塌陷等地质灾害,过火后的土壤失去养分且土质疏松,加剧了土地荒漠化和水土流失,严重影响植被恢复。目前,火区损毁土地面积约332公顷,按年平均10米的扩展速度估算,汝箕沟每年损毁土地面积预计达16公顷。

三是危害保护区内的野生动物。目前,汝箕沟火区已与贺兰山自然保护区连成一片。火区弥漫的有害气体,对保护区内的动植物造成危害,火区的燃烧也给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生物廊道造成了一定破坏,野生动物的迁徙也受到一定影响,对自然保护区内的生物群造成伤害。

四是损失大量珍稀的太西煤。“煤中之王”太西煤主要用于冶金、化工等行业,据估算,火区每年烧损太西煤量约115万吨,直接经济损失约10亿元。按目前火势发展预测,50年后,汝箕沟矿区保有的太西煤可能燃烧殆尽。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54

自燃问题如何根本解决
 
 

火区治理如今已成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外围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的难点。但是,作为生态环境修复的一项重要内容,必须最大限度消除火区及其治理工作对贺兰山生态敏感区的扰动。

 

学过中学物理的朋友,应该都有印象,燃烧三要素分别是可燃物、助燃物、着火源,对应于汝箕沟煤层,那就是煤、空气、自燃前期积聚的热量。解决贺兰山自燃问题的方法也应该从这些因素出发。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56

这时候有人会说:这不简单,直接灌水不就得了?

 

 

这个听上去很正确的办法,但实际上却不可行,先不谈火区面积过于广大,短时间几乎不可能调取足够的巨大水量,其次不足的水量甚至还会助长火区蔓延的速度,为什么呢?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601

因为不足量的水与炽热的煤层接触后,反而会产生水煤气,也就是产生一氧化碳与氢气的混合气体,如此一来,非但达不到熄灭的目的,还会扩大火区。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558

 

那该如何是好呢?

 

目前提出的灭火方案有两个,分别是“注浆灌浆”和“剥离+注浆灌浆”,简单来讲,其中的“注浆灌浆”指的就是是当比例调配的泥浆注入煤层,起到隔绝空气和吸热降温的作用,那么自燃现象就会消失了。

微信图片_20210906165603

对于有些火区,因为出现了地面大面积明火等因素,导致必须要先剥离浅层煤层,才能实施注浆灌浆,说白了,就是必须要把表层的煤给挖掉运走才行。

 

 

但是,通过继续开采的方式挖掉燃烧的煤,与之前提出的保护区内煤矿、非煤矿山企业全部关闭退出,所有非法人类活动彻底停止的保护方针确有冲突。

贺兰山在等待

贺兰山生态修复遭遇的地下煤层自燃问题,是一个历史上长期存在、治理难度大、一直困扰当地的头疼事儿。过去还曾经发生过打着灭火工程的旗号盗采盗挖,破坏生态环境的现象。

 

古人有云:“但存方寸地,留予子孙耕”,很明显的是我们明清时期的先辈们,没有做到这一点,他们野蛮、粗放式开采煤矿导致了煤层燃烧,子孙后代为此也难以处理这一棘手的灾害。

 

而我们也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放弃了对环境的保护才换来如此恶果,贺兰山煤层燃烧带来的损失很大,但是至今也没有根治的方法。

 

唯有尊重规律、严格论证、科学治理,在制订火区科学治理方案的同时,完善生态保护监管全过程链条,全方位提升生态保护监管能力,才能有效规避“二次破坏”,才能避免灭火工程成为个别人碗中的“唐僧肉”。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9043680号-1